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不同 | 14th Jan 2007, 11:56 AM | 唔識分類 | (977 Reads)

回顧展望是<記得交電費>的年度大作,重溫0506,仿如與上一年的自己打個照面,第一個反應是:「呢條友仔又真係傻得幾勻巡架喎」。無論讀與寫,文章都會隨著經歷而成長,而成長的重要標記就是否定過去,當你發覺你的過去有多不濟、多無聊、多幼稚,那意味著你已破繭進入另一個階段。撇開好壞,我很喜歡那個傻仔的文章,縱然內容浮誇空洞,不著邊際。這正正反映了過去一年,從文字造詣到內涵修為杜不同都停滯不前,非常切合去年的經歷。


06年人生急轉彎,從社會U-TURN返回校園,人生道人留下一條標誌著轉捩點的深刻胎痕,輪胎與路面磨擦出來的尖響和白霧令旁觀者為之側目,第一個皺眉的是老父,始終杜不同已踏入孝敬父母的年齡組別,別說每月定期上繳中央,就連逢年過節的貢銀也欠奉,家裏養了一頭負資產實在鐵証如山,就連陳夢吉再世也不能翻案,所以杜不同也放棄抗辯,要說服家父我的想法比用拉脫維亞語解釋量子物理學難度還要高一點,況且我不想開空頭支票安撫他老人家。自己心裏有個數,粗略勾勒出一個時間表。長期目標:除掉Parasite Single的金印。


Parasite Single(單身寄生族)源自日本,1999年由日本社會學家山田昌弘提 出,泛指三十歲以上、寄居在父母家的獨身兒女,他們有正當職業,借助與父母同住,省下的生活開支都花在個人消費上,逐漸成為怠於獨立成家的寄生族。外國也有類似情況,只是名目不同,美國叫boomerang kids,意大利叫mammon (mama's boys)。從年齡上說,杜不同現在還未稱得上是Parasite Single,但屈指一算,扣除剩餘的學期,等到再次重投社會之時已逼近單身寄身族的入閘機。所以嘛,Parasite Single的金印注定免不了,問題是何時可以把它除掉,暫定希望七年後,做得成獨居中坑。


今時今日,搬出來自住談何容易,要是在日本,還可以兼徵汁男,寓工作於娛樂。在曾經是遍地黃金的香港,沒有任何方法比打劫銀行更直接致富,可惜杜不同手腳遲鈍,很大機會還未踏上賊車便中彈身亡,天妒英才四個大字我可受不起。電影<極度爆破>中,行將退休的老賊羅拔迪尼路勸告後起之秀,先訂下自己的人生目標,然後用廿五年時間一步一步完成,那種循序漸進的老路,更適合杜不同此等凡夫俗子。所以我甘願做隻牛,努力靠勞力積穀。中期目標:兩年內KO日語二級。希望可以多一張刀旁身,鋸到老板一頸血,順便溝下架妹。


前幾天公佈了上學期考試成績,託賴一科A-,一科B+,看起來似乎出得廳堂,但進了廚房開邊一看,其實沒啥大不了,因為學校不明文保證最低成績B-,所以功課寫得整齊一點便至少坐BA短期目標:大學銀雞頭畢業(即係Distinction)。明天開始下學期,奸爸爹呢媽屎!



Next